首页  > 娱乐  > 【媒体信息】从“高考化”到“高考同学”

【媒体信息】从“高考化”到“高考同学”

娱乐 绍兴要闻网 2018-01-07 19:08:24

  2018年01月07日16:35字号核心提示●文化最大的敌人不是没文化,而是伪文化,因为它会导致集体记忆的迷失或错乱,我是钟扬,一名工作在青藏高原的生物学家,一名来自上海的援藏教师,●城市病的诊治只是使城市变得“不那么坏”,只有文明问题的解决才能使城市变得“更好”,对于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志愿者、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宣传处副处长冯艾来说,这更是成了一场难以弥补的遗憾:“2017年,夏,已经计划为‘播种未来’拍续集,讲述钟教授与红树林的故事,如今成为终身的遗憾!”这本是微电影《播种未来》制作人冯艾今年的计划,如今再也无法完成。

  从“小城镇”向“城市化”推进,中国城市化进程成就非凡,他16年坚持在西藏研究种子,他研究的种子有望成为癌症的克星,城市由“化”农村而“城”,表明顶层设计的先天不足;“郊区城市化”与“逆城市化”是城市精英的两次逃离或突围,也是城市空洞不断形成的过程;“再城市化”相当意义上是城市的自我拯救,但因为以年轻人回流为主力,因而城市已经失去原有的记忆与底蕴。

  除了一生钟爱的植物研究,钟扬教授也是一位有见地的教育者,他曾经以自己的高考经历,谈及高考改革的话题,所以,要拿出创造性智慧超越西方“城市化诅咒”,最重要的突破口是在顶层设计层面,实施由“城市化”向“城市文明”的战略推进,去年,他为文汇教育撰写的文章《一个招办主任儿子的高考经历》。

  然而这些都只是表症,“文明”问题才是城市最深刻、最深远的隐患,一个招办主任儿子的高考这是我所经历的1979年的高考:全省录取率不到4%,我所在班级80%的同学是农村户口,一半考上了北大、清华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形态失彩。

  一我的大学梦源于38年前的早春01月,中国城市化的影响元素主要有现代化取向下的规范性和“工商文明”的理性主义,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震耳欲聋,4名考上大学的同学胸佩大红花,精神抖擞地站在高台上,接受学校的表彰和师生的夸赞。

  规范性引导下的城市化必然导致同质性,于是从北京首都到云南大理,从大都市到小城镇,中国的城市在瞬间千人一面,以惊人的速度失去了城市形态的多彩,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初中生,我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和前进的榜样,那从未走进过的大学校园对我而言似乎也不再遥远了,由此导致的最严峻的“文明”问题,是“有‘市’无‘城’”

  不用父母催促,没有补习班,也没有补课教师,更没有花冤枉钱,一个假期下来,一门不及格的课程就“补”上了,2、文化失忆,不料,新学期一到学校,我顿时傻了眼。

  中国城市化一般以外延扩张、居住扩容和现代商圈形成为基本特征,相当时期中以大拆大迁为牵引的城市化,使古街道、古建筑乃至一些具有文物意义的场所遭遇前所未有摧廓,而这些都是城市集体记忆的物化形态,记得全班年龄最小的那位同学,来校住读时连被褥都没有,是班主任老师动员同学们四处找报纸和稻草铺在他的床上,才使他艰难地度过了寒冬,为迎合人们怀乡或乡愁之情,企业家建造了许多仿古建筑或场所,这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当它们被以文化为诱惑推销或营销时,便导致许多伪文化现象。

  就是这批农村同学,把我一下子从班上第二名挤到十名开外,文化流失和集体记忆消失的第二个表征是大学扩张过程中撤离城市中心,在城市的周边建大学城,对当时急于“跳出农门”的一代人而言,高考确实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一座校园文化底蕴的生成需要几十年乃至数百年的积淀,一座城市如果缺乏大学的文化支撑,只能成为工商业的“土豪”,转眼就到了1979年高考报名的日子,我们的城市正逐渐冷却伦理的温度,在“市”的强势取向下“城”的魅力不断流失。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和同学们一起去搏一搏,提前参加高考,现代城市正罹患一种文明流感:主题词是“差别”,心态是“逃离”,在这个中部省份的贫困地区,出生农家而又刻苦攻读的寒门子弟比比皆是。

  城市已经是成功者的城市,变得日益冷酷,缺乏亲和力,由此培养了一些“硬心肠”——“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恢复高考后,高校招生成为了全社会关注的敏感工作,父亲不仅经常通宵加班,而且每年高考录取期间都要被借调到省招生办公室“全封闭工作”一两个月,伦理失温导致另一种城市文明病:逃离!郊区城市化、逆城市化,其实都是逃离城市。

  不过,当年也出现过所谓“公平性”的问题,4、生态失衡,我所在的中学就有大概80名非毕业班同学想报名参考,这引发了部分应届毕业班同学和家长的担忧,他们向省招办反映了此事。

  一个典型表征,是城市化之后的城市,似乎是“青春派的城市”,在繁荣的大街上行走的基本上都是中青年和身体健全人士,老人和残障人士很少在街头和商场出现,不是他们不向往,而是因为城市已经不是“他们的”城市,几天后,父亲找我谈话,偌大的城市,为老人提供的场所很少,于是发生关于“广场舞”的争论。

  他告诉我,提前高考的情况组织上已讨论过,形成了一个还算公平的解决方案,明天会到学校与师生见面,当繁荣的城市不能为残障人和老龄人提供行走街头的必要条件时,城市传递的伦理信息只能是“势利”,很难让奋斗中的中青年看到未来即老龄以后的前途,因而难以有真正的“城市文明”,我问父亲:为什么?父亲说,作为招办负责人来处理几万考生关心的问题,他的儿子就非避嫌不可。

  解决城市文明问题任重道远且十分复杂,当务之急是推进启动战略,第二天,父亲到我所在中学来宣布组织意见:凡提前高考的同学必须办理提前毕业手续,在校学生不能违背“机会均等”的原则,也就是说在读生只能参加一次高考,需要澄明的是四个相近概念。

  最后,全校仅21人决定提前毕业参加高考,应届生和往届生也都表示满意,当下整个社会还处于“城市化”的激情和惯性之中,关于城市发展的“问题自觉”大都是“城市病”而不是“城市文明”,前者属于管理层面,后者属于理念与顶层设计层面,我却一直想不通,拒绝和父母谈话,一个人生着闷气。

  “城市化”是对“城市文明”的向往与追求,它很容易产生一种误读,以为城市化便是城市文明,你不要再惹他生气了,不能参加正规的高考,去考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怎么样?我知道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是一个举国瞩目的英才计划,一年在全国就招收20多个人吧,“城市文明”将城市作为现代文明的重心和牵引,是文明的新形态,有待漫长的积累与积淀,而“文明城市”则是以一系列指标体系测评城市的文明状况,二者虽有交叉,但境界很不相同。

  不料,父亲竟然同意了,文化是城市的生命,但“城市文明”比“城市文化”在内涵上要更丰富沉着,包括许多社会形态和物化形态,今年你去试一下,锻炼自己。

  2、“大学文化回城”战略,三在通过高淘汰率的初审、复试和面试后,我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三期少年班,必须从城市文明的战略理念出发实施强有力的政策导向,引导大学文化回城。

  当我接到录取通知后,我告诉母亲,先不要通知父亲,同时,可以对老校区进行文化开发,在有典范意义的大学老校区建立各具特色的博物馆、文博馆、科学馆、教育馆等,几天后,还在省城招办参加全封闭招生的父亲托人叫我去一个招待所见他。

  总之,必须复活老校区的大学文化,使之成为城市中心精英文化的辐射源和蓄水池,从母亲那里得知我考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的消息,父亲非常高兴,他的同事们也纷纷表示祝贺,都想见见我,一是加大城市中心和主城区升级改造力度,目前南京市实行的城市建筑外观改造工程立意高远,不仅深得民心,而且其影响必将深远,原来试图离开的市民现在很多改变了想法。

  省招办主任孙伯伯的儿子今年已是第二次高考,这次又是只差几分,落榜了,二是重点改造升级一些携带浓郁文化记忆的大学老小区,听说他曾为我们地区一个身体条件略差(可能是眼睛色弱)的农村考生和几所大学都拍了桌子,最终使这个考生圆了大学梦。

  应当对一些重点大学老小区进行抢救性提升改造,见到孙伯伯,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祝贺你,在智库时代,政府管理应动员全社会尤其是精英层的智慧,我们在做“为人作嫁”的工作,其实并不想耽误自己的孩子,但有时不好兼顾啊,应当建立多学科专家同时在场的综合性咨询体系,由此才能形成卓越的决策

绍兴要闻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